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甘肃经济报 > 一版 正文

2006年甘肃经济社会发展10大视点

来源: 甘肃经济日报  作者: 甘肃经济日报记者 贾治堂   2007-01-04 09:50  编辑: 杨晨雨


  关注民生办实事

  群众利益无小事

  家住张掖市马神庙小区的孙建兴、陈玉兰夫妇下岗4年来一直找不到工作,区政府领导了解到他们的情况后,安排他们参加就业培训班,并帮助他们先后找到了工作,一举改变了全家艰难处境。这是缘于省委、省政府提出的“关注民生办实事,实现家庭零就业”的伟大举措。

  2006年8月初,省委书记陆浩在我省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专题研讨班上讲话时提出,要认真解决好关系民生的实事,解决部分极度干旱山区的人畜饮水问题,适当提高农村五保户的基本生活标准,认真解决城市低保人员看病难的问题,保证城镇无就业家庭至少实现1人就业,继续适当提高乡镇事业公用经费补助标准。

  为了落实这五件实事,从8月28日开始,全省有10个市开展了零就业家庭就业援助活动,通过公益性岗位安置、小额担保贷款等渠道扶持零就业家庭4121户,4661人实现了就业和再就业;为了切实解决环县、会宁县、靖远县的56.6万农村人口人畜饮水困难,根据省委、省政府的要求,省水利厅在深入分析、科学论证的基础上,组织编制了解决3县人饮困难工程,工程估算总投资1.25亿元,目前已经付诸实施;2006年省财政安排5200万元为农村敬老院建设及分散供养的五保对象新(改)建住房补助资金,同时省民政厅从福利彩票公益金中安排500万元下达各地,截至目前,我省符合五保供养条件的村民有108803户13万余人,已有6万多人纳入五保供养范围,占应保人数的46.3%;与此同时,全省每个乡镇在2005年补助10万元公用经费的基础上,省上决定2006年再给每个乡镇增加3万元公务接待经费,使省级财政对乡镇的公用经费补助标准达到了13万元。省委、省政府同时要求全省各乡镇切实承担起公务接待任务,确保村级零接待制度落到实处。为此,省财政安排拨付专款3681万元,2006年乡镇公用经费补助已足额拨付到位。

  新一届省委领导班子把民生问题看得很重、把民生问题举得很高、把民生问题办得很实。为人民群众办好“五件实事”的庄严承诺,很快付诸行动,取得了显著成效,引起了全社会的广泛好评。外界评论认为,对于一个经济落后的西部省份来说,“为民办实事”的确显示了政府的勇气和魄力,省级政府带头不仅能起到向导、目标聚集和成本控制的功效,而且有利于责任政府和执政为民理念的建立。引洮工程——

  50年梦想成真

  兰州、定西、白银、平凉、天水5个市辖属陇中地区的11个县(区),全部为国家扶贫重点县,农民人均纯收入仅为1079元,目前有30万人尚未完全解决温饱。广大农村人畜饮水主要依靠窖蓄雨水,部分县城及乡镇饮用苦咸水,水资源的极度短缺严重影响着当地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

  引洮工程将使这些地区人民半个世纪来的梦想可能成真。2006年11月22日,省委、省政府在卓尼县藏巴哇乡燕子坪举行了隆重的九甸峡水利枢纽及引洮供水一期工程开工庆典。引洮工程建成后,重点将解决安定、陇西、临洮、渭源、榆中、会宁等11县区155个乡镇300多万人的生活用水及工业用水、生态环境用水。工程总投资96.44亿元,总工期12.5年,第一期7年,总投资近38亿元。

  省委副书记、代省长徐守盛用“好事多磨,利在当代”来概括引洮工程,他说,引洮工程是全省人民期盼了半个世纪的圆梦工程,是从根本上解决以定西为代表的中部干旱地区水资源极度短缺问题,实现区域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大型跨流域调水项目,也是我省水利建设史上最大的水利工程。引洮工程的开工建设,凝聚了几代人的心血,是历届省委、省政府带领全省人民不懈努力的结果。新农村建设——泾川县在破题

  中央提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重大历史任务,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的“三农”工作指明了方向。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既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也是宏伟的工程。在没有固定模式和经验的当前,如何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是摆在全国各地、尤其是欠发达地区面前的一道现实难题。

  2006年7月12日,由中央党校社会发展研究所、甘肃省委新农村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和平凉市在泾川县共同举办了欠发达地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研讨会。来自中央党校的专家学者、国家有关部委和甘肃省委新农村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各成员单位的负责人,围绕“欠发达地区如何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这一主题,展开了热烈的研究和探讨。研讨会期间,与会者深入泾川县的新农村建设示范点,入农户、到地头、进车间,亲身体会了新农村建设给泾川县带来的巨大变化。

  中央党校副校长李君如说,泾川县的新农村不是新在形势上,而是新在本质上,新在变革上。国务院西部开发办农林组组长秦玉才说,新农村建设决不是“村村点火,户户冒烟”。泾川县在新农村建设中已经做到了4点:一是建设重点突出;二是制定了科学的规划,目标切合实际,措施得力可行;三是充分发挥了农民主体作用。搞新农村建设需要中央的支持和各地的配合,形成了以农民为主,政府参与;四是有一个坚强有力的领导班子。

  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是一项前无古人的宏伟壮举,是为广大农村闯新路、为农业发展拓出路、为亿万农民谋福祉的神圣事业。欠发达地区由于地域千差万别,建设工作面临的情况也是各不相同,但愿“泾川模式”能对欠发达地区的新农村建设工作起到启迪和借鉴的作用。省长接访——

  体恤民情的榜样

  2006年11月,省政府决定由省财政拨付1.5个亿,用于原“一毛厂”女职工工龄买断。至此,僵持了5年之久的“一毛厂”历史问题得到了彻底解决,而这一切都缘于“省长接访制度”的实施。

  2001年,“一毛厂”宣告破产,按国务院[1978]104号文件,女职工50岁退休;然而2001年底,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下发的《完善城镇养老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政策有关问题的通知》规定,女职工55岁方能退休,两个文件产生了矛盾,于是2492个女职工便开始长达4年时间的上访。

  2006年11月16日下午3时,原兰州“一毛厂”职工47岁的张淑英和她的4位同伴忐忑不安地来到省政府,在此之前,她们谁也没有想到,省长要接见她们。省委副书记、代省长徐守盛在接访张淑英和她的同伴时说:我也是老百姓出身,我很理解大家的难处。解决改革中的问题和困难还需要一个过程,大家既要体谅党和政府的困难,更重要的是要用足党和政府的政策,用自己的勤劳和智慧创造财富。

  12月12日,李膺副省长接访了甘肃欣荣置业有限公司反映省博物馆单方面解除联合修建甘肃文物大厦合同一事的代表,经过省政府的协调,目前此问题正在解决之中。

  12月13日,副省长冯健身接访了原兰州阿干镇煤矿的代表,对于来访者的诉求,冯健身当即答应有关部门在2006年12月20日全部予以解决。

  据统计,我省信访总量在多年持续攀升后虽有所下降,但仍在高位运行。2004年达20.2万件(人)次,2005年仍有18.1万件(人)次。省长接访制的建立,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降低了“越级上访”事件的发生。

  省长接访最重要的不仅是一种形式,更重要的是省长在接防过程中的一言一行对基层和其他工作人员起到了言传身教的作用,为他们树立了一个榜样,而这种榜样的力量应该是无穷的。相信会有更多的“市长接访”、“县长接访”、“局长接访”来认真解决好关系群众切身利益的信访问题,及时就地化解矛盾,维护全省改革发展稳定的大局,促进和谐社会的建设。徽县铅超标事件——拉响环境污染警笛

  2006年9月8日,甘肃省徽县水阳乡新寺村村民铅中毒事件被曝光,共有368人被查出血铅超标,其中14岁以下的儿童149人,污染源来自当地的一家铅冶炼厂。这一情况引起了国家有关部门的注意。当天,国家环保总局会同甘肃省环保局组成联合调查组,对徽县有色金属有限责任公司及其周边地区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这家公司自1996年投产以来一直超标排污。仅2003年这一年,就违反国家规定排放铅将近200吨,相当于每小时往大气中排铅25公斤,而且还在使用1999年就已经明令淘汰的烧结锅冶炼工艺。9月9日,联合调查组会同徽县当地有关部门对这家企业的烧结锅进行依法拆除,强制淘汰,关闭生产企业,切断了污染源。

  徽县铅中毒事件可以说拉响了环境污染的警笛,9月10日,省委省政府联合发出通知,各地各企业要引以为戒,严查“三高”企业,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10月16日,酒泉市关闭了2家高污染的企业;11月8日,永登县对辖区内的水泥企业进行限期整改;12月6日,白银市环保局依法对12个污染企业的项目进行关闭。

  的确,如果没有368名徽县水阳乡新寺村村民的挺身而出,徽县铅中毒不会引起如此关注,我省的环境污染整治也不会有如此大的改观。“人与自然和谐”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不一定今天和谐就等于明天和谐,今年和谐就等于明年和谐,这还需要我们加大对一些部门、企业以及当地利益集团的监管,人民群众的利益大于一切,执法监管的责任更是任重而道远。治理商业贿赂——

  从根本上抑制腐败

  2006年7月8日,经过兰州市工商局公平交易分局调查,兰化公司中小学总校在2006年春季开学时,借采购交付材料之际,吃回扣三笔共17.4万元,工商执法人员依法查扣了该校的违法所得,并对该校作出了罚款20万元的处罚,这是我省2006年查处的教育“商业贿赂第一案”。

  11月11日,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兰州市反商业贿赂第一案——原城关区雁滩乡党委副书记、原滩尖子村党总支书记宋德贵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负责国有土地经营管理和土地补偿费用管理工作期间,非法收受他人贿赂共计人民币230万元、美元3000元,数额特别巨大,情节严重。

  11月28日,我省爆出商业贿赂大案,兰州大学基建处原副处长刘震、兰州大学第二医院原基建工程部部长袁赞弟因涉嫌受贿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检察机关指控刘震在负责兰州大学榆中校区工程项目规划设计工作期间,利用职务之便,5次收受贿款19.10万元;指控袁赞弟在兰州大学第二医院担任基建工程部部长期间,利用负责住宅楼萃英花园及该医院医疗综合大楼工程建设项目的职务便利,收受承包单位4次贿赂共计630万元,数额巨大。

  为遏制日益蔓延的商业贿赂行为,4月10日,我省开展反商业贿赂行动,成立了省治理商业贿赂领导小组。截至目前,我省查处商业贿赂涉案总值达1088万。

  多年的反腐败经验告诉我们,仅靠查处案件是从根本上解决不了腐败问题的。韩非子有句名言:“世异则事异”、“事异则备变”。反腐工作也一样,随着形势的变化,腐败的手段和形式也在不断变化。治理商业贿赂就是市场经济中“因人而宜、因事而宜”的反腐手段之一。我省商业贿赂治理成效有两点可以肯定,一是公职人员走邪路的空间将越来越窄;二是腐败堕落的系数将越来越低。逢听必涨的听证——老百姓的焦点话题

  2006年,逢听必涨的听证会是老百姓议论最多的话题。虽然酝酿已久的《甘肃省听证办法》已经出台,但该办法能否遏制听证会“逢听必涨”、“一边倒”等现象,老百姓对此不敢轻下断语,抱有希望。

  7月31日,我省公路客运运价与燃油价格联动机制听证会在兰州召开,来自全省各行业、各部门的17名听证代表参加了听证会。代表们认为,对于油价运价联动机制的调价频率和幅度,根据消费者承受能力,在运输企业消化部分涨价因素的基础上,要认真测算,慎重制定。然而,事过不久,公路客运运价与燃油价格实行了联动。

  事实上,同样的事件已多次重复。全省电价听证,每千瓦时上涨了0.02分;酒泉取暖听证,每平方米上涨0.20元;白银水价听证,最终每吨涨了0.75元……回顾2006年我省的价格听证,的确会后都涨了价,暂且不说涨价是否合乎情理,但逢“听”必“涨”却是事实。为此,听证会处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上,听证会的公信力遭到社会的质疑。

  听证制度在我国应当说刚刚起步,价格听证工作目前尚处于探索阶段,如果说它有什么特点,那应该就是还不完善。全国如此,我省亦是如此。长期关注价格听证问题的甘肃省政协委员、甘肃政法学院党委书记姚培珍,在省政协九届四次会议上指出,价格听证制度急需完善。她认为,要建立和完善听证会制度的各项配套制度,包括企业单位财务报表、成本费用核算资料的定期报送和审批制度,政府部门应加强对公用事业、公益性服务行业,特别是自然垄断经营企业的资金运营、成本费用、经营效益等情况的审查和监督。2亿元的粮食直补——

  提高农民种粮积极性

  张掖市农民刘贵喜2006年的开心事比较多,仅粮食直补金就领到了2800多元,加上2006年秋粮丰收,他家产粮11万斤,家庭收入超过了10万元。和刘贵喜一样,2006年全省种粮大户都是大获丰收。根据中央精神,我省今年粮食直补资金重点突出了按粮食播种面积和向产粮大市(县)倾斜的原则,全省产粮区的河西地区,除嘉峪关市外,各市的亩均补贴、人均补贴和户均补贴分别为14.4元、20.8元、87元,远远高于全省平均的5.32元、9.94元和44元的水平。

  2006年,我省种粮农民的直补资金达到了2亿元,达到了中央关于粮食产销平衡省比照粮食主产区直补资金要达到粮食风险基金总额一半以上的要求,直补资金的增加实现了我省财政粮食补贴资金投向从流通领域到生产领域的重大突破。

  受粮食直补、免除农业税等好政策的鼓励,农民种粮积极性持续高涨,据统计,2006年全省粮食总产量达到808万吨,各地未出现大的撂荒现象,同时马铃薯、制种玉米、中药材、啤酒大麦等经济作物种植面积在不断扩大,草食畜牧业快速发展,农业产业化进程明显加快,特色产业优势不断增强。矿难——

  难以挥去的阴影

  2006年前11个月,全省共发生各类安全生产事故7219起,死亡1916人,直接经济损失7034万元,与2005年同期相比死亡人数上升了79人,其中共发生一次死亡3人以上事故61起,死亡295人;发生煤矿重特大事故5起,死亡79人,死亡人数比2005年增加43人,上升119.4%。仅11月份,全省共发生各类安全生产事故709起,死亡207人,矿难死亡的人数之多仍然是我省经济发展中难以除去的伤疤。

  近几年,我省煤矿的技术改造虽然取得了很大的成效,但是离“标准化”还有相当大的距离。2005年《全国煤矿安全生产形势、差距和对策》的课题报告显示,甘肃矿井的原有安全设施严重老化,不少设备超期服役,全省重点煤矿“一通三防”(通风,防尘、防火、防瓦斯)方面投入只有1.3亿元,与要求相差一半以上。专家认为,和全国一样,甘肃2006年的经济持续增长,而对于主要依靠能源是煤炭的甘肃来说,又大概有40%左右的煤矿设备老化,矿难发生就在所难免了。而要真正解决矿难多的问题,除了在执法方面要加强努力之外,我们的经济增长方式一定要改变。乡镇“公推”——

  民主进程的风向标

  2006年11月26日,我省乡镇党委换届工作圆满结束。实行乡镇党委委员候选人公开推荐工作,是2006年乡镇党委换届的新举措。经过三个多月的工作,全省1221个乡镇中的1209个采取“公推”的方式进行换届,占乡镇总数99.01%。有52.3万名农村党员参加了“公推”,占农村党员总数的84.5%。经过换届,全省乡镇党委委员构成进一步规范,领导干部职数大幅精简,领导班子结构得到优化,整体功能进一步强化。乡镇党委书记平均年龄为38.9岁,35岁以下的达到235名,比上届增加92名,大专以上文化程度的比上届增加84名。其中,女书记79名,比上届增加38名,副书记比上届精简1163名。共配备乡镇领导干部9257名,比上届精简了1313名,精简比例达到16%。

  省委常委、省委组织部部长侯长安在总结全省乡镇换届时指出,乡镇党委委员候选人“公推”的成功运行,进一步扩大了党内民主,增强了广大党员的荣誉感和责任感,开辟了乡镇领导干部选拔任用的新途径,调动了党员、干部和群众参政议政的热情和正确履行民主权利的积极性。在“公推”过程中,扩大了党组织选人用人的范围,拓宽了选人用人的视野,做到了党组织意图和党员意愿的有机结合。通过“公推”,那些心系群众、作风务实、政绩突出的党员干部都被推荐出来,而工作不力、政绩平庸的干部则被群众所淘汰。这种用人上的导向作用,将促使乡镇领导干部把对上负责与对下负责有机结合起来,引导他们真正沉下身子,踏踏实实地为群众办实事,有力地促进了干部作风的转变。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